【高教讨论】拒绝千篇一律!如何让大学课堂重焕生机?

发布:麦可思研究  2017-03-10

课程设置的内容太陈旧?教学方式千篇一律?人才培养跟不上业界的发展?这些高校教学中的“老大难”问题怎么解决?国外一些高校作出了大胆尝试!


会有学生专门选修一门叫“特朗普的符号学”的课程吗?会有高校就政府的一份枪杀案件报告单独开课吗?

在美国本宁顿学院,这都变成了可能。这所文理学院在2015年和2016年的春季学期开设了几门像“特朗普的符号学”这样的非传统课程。新课程类似“弹出式”商店的运营模式,课时仅三周,学生上完可获得12个学分,课程主题通常与近期发生的事件挂钩,学校期望通过开设这类“弹出式”课程鼓励学生对全球发生的事件进行批判性思考与解读。

注:“弹出式”商店(Pop-up Store)俗称游击店,指在某个地方、限定时间内开设的一个品牌专卖店。这种短期经营的品牌店模式可以在短时间内建立顾客与商品间的品牌人际关系,近年来频繁出现在全球各大城市的角落。

我们希望能建设让学生积极参与的课程体系。”该校教务长伊莎贝尔·罗克说。“我们一年又一年、一学期又一学期地制定各种课程计划,但即使我们在新学期开始前很短的时间内策划了新课程,仍有过时的内容和未能‘捕捉’到的信息。”

为了让学生了解世界上发生的重大事件并培养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弹出式”课程于20154月开始在本宁顿学院开设起来。在该校,任何教师和学生都能提出有关弹出式课程的开设方案,主讲人则是该校的教师。当师生向课程委员会的管理员和教授上交了课程提案并得到通过,学校会尽快对课程进行规划和安排,以保证课程话题的时效性。

2016年美国大选话题不断。为了让在校学生对美国的国家政治有足够的认识和分析能力,该校开设了名为“2016年美国大选:之后会发生什么?”的课程,由本宁顿学院院长马里科·西尔弗担当主讲人之一。这门课程只能开设一次——它并不是大选后的回顾与总结,而是伴随着大选的进行,学生对选举局势进行同步分析。课程的第一次讨论发生在大选的总统候选人最终辩论的那一周,最后一堂课则开设在投票结果公布的“大选之夜”。

尽管弹出式课程的开课时间短于传统课程,但这并不意味着对学生们的要求降低。以美国大选为主题的课程为例,学生们需要阅读大量学术材料以及新近报道的文章,研究选举的媒体架构和美国的选举发展进程。课程结束后,学生们还需要写一篇关于选举影响力的论文作为课程作业。

在西尔弗院长看来,开设弹出式课程的最大挑战是必须在短时间内“把所有重要的内容都装进一门课里”,让学生对主修学科之外的知识进行深入和严谨的了解。除了社会科学类弹出式课程,本宁顿学院的教师还会开设其他类型课程,例如“麻疹暴发的历史”“引力波的探测与观察”。

这个世界的移动步伐并不随学校的上课周期而定。学校师生想要了解这个世界都在发生些什么,而我们则创造机会让他们在教室里探讨这些话题。”西尔弗院长说。


课程也“疯狂”


除了本宁顿学院,国外还有不少高校在实践弹出式课程的教学方法,其中较早的践行者是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

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从2013年开始提供弹出式课程,与本宁顿学院不同的是,他们提供的弹出式课程不计学分,时长不统一(最短甚至只有一周),并且允许校外人员参与听课。设计学院的所有弹出式课程都有24位主讲人,主讲人并不限于学校教师,而是让多位设计公司的高管参与授课。课程的主题非常丰富,涉及多个学科但又与设计领域相连,例如2017年设计学院开设的弹出式课程主题有“医疗设备设计:通过观察识别问题”“运动爱好者的体验”等。和本宁顿学院的弹出式课程关注全球性大事件不同,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的关注点更多集中在动手实验上,不强调时效性而强调让学生通过实践获得思考和感悟。这种灵活的课程设置重视教学的针对性和实用性,回归了设计的实践属性,体现出设计学院对于创新的理解和推动。

本宁顿学院的学生在上“弹出式”课程,氛围相当轻松

在得克萨斯A&M;大学工程学院,弹出式课程除了有线下模式,还有在线模式,这与该校课程开设目的有关。工程学院的弹出式课程主要供学生自主补充传统课程之外的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以及学习如何操作学校工程创新中心的设备进行研究。课程主题主要分为四类:电子学和编程、制造、原型设计和沟通交流,涉及仪器操作、软件使用、写作、演说等多个方面,同时锻炼团队协作能力。根据课程内容的不同,每堂课的时长在45分钟到2个小时不等。

综合比较以上三所高校的开课模式可以发现,弹出式课程的形式依据学校开课目的的不同可以有多种形式,不变的理念内核在于鼓励学生主动思考和勤于实践,摆脱传统的被动听课模式,激发他们的自主性。这种不设“套路”的非传统课程,利用灵活的机制可以帮助学生发掘更多的潜力。


弹出式”课程设计指南


如何设计弹出式课程才能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斯坦福大学创新研究员计划和专注创新创业领域的Epicenter网站都为弹出式课程提出了可供参考的设计思路。综合来看,有以下四类问题值得高校管理者和教师关注:

谁来教课?

弹出式课程的讲师可以是某一类群体,只由在校教师担任,只由学生担任,也可以让教师、学生混杂着授课。高校还可以将授课队伍扩大到校园之外,让校友和其他水平较高的业界人士参与讲课,既扩大学生的知识面,也拉动学校与业界的联系。

什么类型?

弹出式课程可以分为话题型和技巧型两种类型,具体选择哪一种取决于高校对课程的规划和学校的人才培养目标。学校是想推动学生在某个特定领域(例如沟通技巧、制造技术)的技能发展,想让他们在某一学科(例如文学)上深入探索,还是想利用授课人的多重背景提供跨学科课程,促进不同专业学生间的交流?依照不同的目的,弹出式课程会有不同的类型定义。但无论哪一种类型,学校关注的重点都应该是学生的学习过程,关注他们思维模式和态度的变化,而不是纯粹看最终的成绩高低。

什么内容?

弹出式课程的主题和内容应当符合学生的期待,允许他们从主修领域适当延伸到其他相关领域,接触新事物,同时满足学校的培养需求。例如,若高校希望让学生接触基本的科学原理知识,可以开设一门动手实践的科学主题课程。值得注意的是,课程所用材料和课堂作业的难度应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既不能教得太难让学生无法企及,又不能教得太简单让学生失去学习兴趣。

怎样上课?

学生参与是弹出式课程的关键。没有学生参与,弹出式课程就变成了教师的个人讲座,失去了让学生主动学习新事物的核心意义。紧张情绪、陌生同伴、害怕失败等多种因素会让学生在课上放不开,参与度不够。进行一些简单的“破冰”游戏和自我介绍可以拉近学生彼此的距离。

在课上让学生就某一话题展开讨论或是完成某个任务时,主讲人的介绍应快速而简洁,避免长篇大论的论述让学生失去兴趣。在学生分组或各自进行课堂任务时,主讲人应扮演观察者角色,只在必要时给出提示和反馈,让学生自己寻找问题的答案。

弹出式课程在斯坦福大学等国外高校仍是较新的概念,尚未大范围应用,可能并不适合每所大学的课程模式,也许会有“水土不服”的情况出现。在斯坦福大学设计学院兼职教授莱缇莎·布里托斯·卡瓦尼亚罗看来,这也正是弹出式课程的开设关键。“弹出式课程挑战了我们对传统课堂和课程设置的假设,激发教师实验教学的创新精神,让学生可以积极尝试一些新东西。”莱缇莎说。


原文地址: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