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讨论】成为一系之长,大学教师必须解锁哪些基本技能?

发布:麦可思研究  2017-03-10

如果有大学教师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通过几年的努力成为一系之长,那么可能需要参加一个培训班“补补课”。


25年过去了,系主任你变了吗?


2016年,由美国教育行政大学协会学术领导力研究中心启动的一项关于系主任的研究,探讨了高校中系主任的角色、责任、压力、工作满意度和职业发展轨迹等问题,其中一部分初步的数据分析结果还与1991年进行的类似研究《学术领导的代价:系主任的权衡》(Paying the Price for Academic Leadership:Department Chair Tradeoffs)中的结果进行了比较。

调查问卷向不同类型高校(从研究大学到社区学院)的不同学科的系主任发放,收到回复336个,反馈率为34%,其中2/3的接受调查者来自私立高校。此次研究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凯莉•沃德,是该协会学术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同时也是华盛顿州立大学教育学院的系主任。该研究的另一位重要参与者旧金山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沃尔特•格梅尔西,也正是1991年研究的作者。

1991年到2016年,这25年间高校系主任在角色定位、工作职责和压力方面产生了哪些变化?调查对比发现,“负责本系行政管理”(93%)、“维护有益的工作环境”(91%)和“制定长远的目标”(84%)是今天系主任最主要的三项职责,其重要度与1991年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

虽然大学里系主任的主要职责并没有发生巨大的改变,但是他们面临的压力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表2是参与2016年调查研究的系主任认为最主要的10个压力来源,可以看到他们面临的主要挑战来自处理时间压力和资源限制,以及平衡工作和生活的关系。具体来看,首要压力为“平衡管理和学术”(66%),这个问题在1991年的研究中没有被提及。其次是“保持学术产量”(64%)和“平衡工作与生活”(64%),分别比1991年增长了24个和17个百分点。另外,“及时处理邮件”这个比例增长也相对比较高,2016年(62%)比1991年增长了22个百分点。

沃德表示,以上这些数据还有待进一步研究,但仍反映出今天的系主任要比过去的前辈做更多的工作。部分原因可能是许多院系的规模比以前大得多,包括那些结合了多个学科的院系。这使得这些院系中的系主任在某些情况下要承担与院长类似的职责。比如2016年的研究中只有27%的系主任认为自己只是教师,大约70%的系主任表示他们既是教师也是管理者,而1991年认为自己身兼教师和管理者职责的比例大约只有一半。


不妨上个“补习班”


部门管理、制定目标、选聘员工、提升工作质量……今天大学系主任的工作就像运营一个小型企业,那么他们是否已经对此做好准备了?很遗憾,并没有。通过对研究收集的原始数据的分析表明,参与调查的系主任平均任职约四年,只有33%的系主任表示接受过学校提供的正式培训,且接受培训的系主任中,72%表示接受培训的时间不长于10个小时。而可能更糟糕的是,接受过培训的系主任中2/3表示培训对他们做好工作的准备并没有充分的帮助。培训中通常涉及的主题集中在资源分配和预算、法律问题、任职和晋升、促进多样性和冲突管理5个方面。接受调查的系主任表示,他们希望在评估教师的绩效、保持健康的工作氛围、获得和管理外部资金、准备和提出预算,以及制定长期目标等方面获得更多的培训。

美国教育委员会(American Council on Education,以下简称“ACE”)领导力项目负责人雪莉•休斯对沃德的研究结果表示认同,因为这与她所看到、听到的情况一致。“当我和系主任交谈并询问他们在高校接受的培训情况时,我发现培训往往倾向于基础且重要的事情,比如如何使用这个系统,如何在最后期限前把这些报告归档。但是真正让他们挣扎的事情是人际关系——如何促进交流让人们达成共识?”

可是这些软技能可以传授吗?休斯表示,当然!这也正是ACE组织的高校系主任领导力学院项目关注的问题。这个研讨会每年在1月、3月、7月、10月组织开展四次,每次为期两天,其目的是帮助系主任扮演好所在专业学术领导者的角色,以及协助学校达成使命。研讨会的形式包括案例研究、对关键领导力问题的情景模拟、同行分享等。20171月举办的研讨会重点关注七个主题:

1)一位系主任该做什么;

2)预算和财务管理;

3)在高校治理结构中系主任的领导;

4)冲突管理;

5)在改进学术质量和学校使命中系主任的关键作用;

6)多样性和领导力;

7)未来的创新。

休斯介绍,研讨会尝试采取跨学科、跨学校的方式,谈论关于如何处理冲突和给予有效的反馈,而不是聚焦院系中细枝末节的事情。“有时候系主任不甘心情愿领导同事,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最终会回到教师中去,到时可能面对因为他们曾经做出的决定和说出的话产生的‘惩罚’。但是在研讨会中,大家同为系主任,都会经历类似的境况,因此这种环境也会让大家交流起来更加舒适。”

而且ACE组织的系主任“培训班”并不是无偿授课,即便是来自ACE成员学校的系主任,也需要为参加这个培训班支付至少1000美元的费用,住宿费还得自理。尽管如此仍吸引不少高校系主任参加。为什么上至学校,下至系主任本人都会十分重视为胜任这项工作的“再学习”?“对系主任初期任职和持续发展关注的欠缺是不幸和没有远见的。因为对学校而言,好的系主任有助于提升教师对院系的工作满意度和保留率。对个人而言,系主任这个职位也是通往其他行政岗位的重要途径。因此,如果学校希望吸引来自不同背景的优秀领导者,帮助他们在扮演第一个真正的领导角色时就能取得成功,是十分明智的做法。”或许凯莉•沃德的这席话能够很好地解答这个问题。


数据链接:

2016年研究中其他有趣的发现:

 ●接受调查的系主任中,约45%为男性,1991年的该比例为90%,这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系主任的性别多样性有显著提高。

 ●大多数系主任的年龄介于4655岁之间;大多数已婚,大约一半有孩子;20%需要赡养老人。

 ●大约60%的受访者是正教授,大大低于1991年的调查数据,那时约80%的系主任是正教授。

 ●只有81%的系主任任职期间已获得终身教职,而1991年该比例为93%

 ●89%的系主任表示任期结束后仍会继续工作,超过三成选择重返教师岗位,超过四分之一的系主任表示将继续担任这一职位。


原文地址: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