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商学院教人如何成功,顶尖商学院教人如何试错

发布:麦可思研究  2017-03-27

传统的教育都是教人们如何成功,老师讲了很多知识框架,但你学了以后依然不会运用。在过去,这种方法可能是可行的。但到了现在,不可知的东西太多了。在不可知的情况下,创业要成功就要试错,任何成功都建立在失败的基础之上。我们教学生的就是,如何从失败的教训里学习如何成功,把不可知的危险系数全部排除掉。”


1967年在全球首开创业管理研究生课程到现在,美国百森商学院用了近50年时间将追求卓越的创业精神融入学校的血脉。这所在校学生仅3000人左右的私立商学院,有着独特的人才培养模式和专业化的创业辅导,一直在不遗余力地推动全球创业领域的学术研究和师资培养,学院开设了Arthur M. Blank创业研究中心、William F. Glavin全球管理研究中心、亚洲中心、欧洲中心以及国际项目办公室,领导了全球创业观察等研究培训项目。在著名新闻周刊《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依据同行评议对全球商学院的排名中,百森商学院连续23年获评为创业教育领域第一。

为何它能击败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名校,长年盘踞第一的位置?百森的创业教育模式有哪些值得国内高校借鉴?《麦可思研究》(以下简称《麦》)与百森商学院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陈欣章进行了对话,请他谈谈百森商学院的创业教育哲学。

数据链接:

根据麦可思-中国2015届大学毕业生培养质量跟踪评价,创业理想是2015届本科毕业生自主创业最重要的动力(48%),其次有20%的本科毕业生的创业动力是“有好的创业项目”。


《麦》:百森商学院希望培养什么样的学生?

陈欣章:百森的本科每年只招450个人,来这里读书的学生有个特点,60%的学生都是来自于家族企业。他们大部分都不是准备去企业给人打工的,而是回去以后做家族企业的接班人。除此之外,另外一部分人来的目的也很明确,想要自己成立自己的公司,想成为创业者。他们可能在高中的时候就有自己的公司,到这里来学习。

百森的学校文化跟其他学校很不一样——普通学校培养的毕业生毕业的时候,比较的是谁能在就业市场找到一份好工作,找的是哪个大公司,年薪是多少,谁能过了十年成为公司的CEO。但百森不是这样。在百森,大家不崇尚谁在某个大公司找了一份好工作,不是看个人的成长,而是看他能造成多大的经济影响和社会影响。经济影响指的是,通过创业,你创造了多少价值。社会影响指的是,你给多少人提供了就业的机会。百森培养的并不是管理型人才,而是教学生怎样从无到有地创立一个公司,让它成长起来,培养的是创业型人才。


《麦》:百森的创业教育培养理念是什么?

陈欣章:百森有两个名言,第一句叫“先行动后思维”,没有行动就没有思维,思维来自于行动,先做后想。传统的教育讲的是先想好了再做,但百森是先做再想,必须要实战。

百森第二个相信的是对失败的把握,如何尽早地失败,如何把失败的代价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传统的教育都是教人们如何成功,老师讲了很多知识框架,但你学了以后依然不会运用。在过去,这种方法可能是可行的。但到了现在,不可知的东西太多了。在不可知的情况下,创业要成功就要试错,任何成功都建立在失败的基础之上。很多人失败的原因往往在于他一直很成功没有经历过失败,等到最后他会栽一个大跟头,too late(太晚了)。我们教学生的就是,如何从失败的教训里学习如何成功,把不可知的危险系数全部排除掉。

百森教的其实不是知识,因为知识都建立在对过去已知的基础上。对于未来未知的东西,你把对已知的事情的分析运用到对这些不可预知的东西的分析上,十有八九都是错的。百森教的是什么呢?是观念和心态。百森跟其他学校的不同,就是在心态和观念的教授上。


《麦》:创业需要领导能力、执行能力、判断能力等多种能力,百森商学院怎样设计课程培养学生的这些能力?

陈欣章:百森的学生入学第一年都有一门必修课程。这门必修课在全美都非常有名,叫FMEFoundations of Management and Entrepreneurship,管理和创业基础)。这门课一年由两个老师教,一个班有五六十个学生,分成七八个小组。他们学的第一堂课就是professional selling skill(专业销售技能),教学生如何销售。

当你走进电梯要上三楼,留给你的只有两分钟的时间,你如何向电梯里的人销售你的想法?在极短的时间内,面对电梯里的潜在投资者,你要讲清楚你的公司是干什么的,你的产品是什么样的。现在很多学生拿到了研究生的学历却卖不了东西,说不清楚自己卖的是什么,想不明白自己想要传播的是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们学校的学生在一进校以后就要解决这个问题。如何跟人交流,这个能力非常重要。在FME课上,五六十个学生被分成了多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是一个产品小组,相当于一个公司,向全班同学讲述自己的产品观念,当他们的想法被认可以后,百森会给他们5000美元的现金,他们拿着这5000美元可以注册一个虚拟的公司。比如一个学生小组想要做一支笔在学校卖,在这个小组的“公司”里,他们需要设计谁是董事长,谁是总经理,谁是销售经理和研发总监。虽然整个过程是模拟的,但5000美元是真的拿给学生花的,让学生真的去做买卖。通过这个买卖的过程,学生会知道一个公司是如何成立、如何运营的。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遇到很多疑问,而课程老师的作用就是成为他们的导师,教他们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等到他们赚到钱了,学期结束了,先让学生把5000美元还回来,多出来的钱则可以捐献给慈善机构。

FME课上,我们考核的是学生最后的销售额和整个过程中每个学生的实战表现。百森把自己的教育当作一个实验室,学生的学费付的就是在这个实验室里学习如何实战。

数据链接:

麦可思研究数据显示,中国2015届本科毕业生认为创新创业教育最需要改进的地方是“创新创业实践类活动不足”(52%),其后是“创新创业教育课程缺乏”(48%)、“教学方法不适用于创新创业教育”(39%)等。


《麦》:国内高校越来越重视开设创业课程,百森是否有经验可以分享?

陈欣章:首先我想讲的一点是,百森、哈佛等国外高校跟中国高校不同的地方在于,西方高校引进的是从业的管理实践教授,英文名叫professor of management practice。而中国高校创业教育师资的构成,基本上都是理论研究型的、学者型的老师,对教授的评估都是以学者型的研究、发表文章为主。让学者型的教师来教创业学,根据百森的经验是不够的。如果没有专业的老师,没有管理型人员,学校要怎么样开设创业的课程?靠写文章、做调研来自己开发创业类的课程?那这还是理论到理论,而不是实践到理论。

第二,我认为中国管理学院的学生不需要创业创新。他们如果要创业早就创业了,因为知识早已经够了。那这个知识谁需要?工程学院、生物学院等其他这些专门做技术的学院的学生,他们需要创业课程。创业教育的课程,实际上不应开在管理学院,而应该作为一门选修课开在大学里。中国的管理学院大多数是school of management,而不是school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这些学校培养学生如何做经理人,而不是如何做创业者。创业者有技术、有发明,想要用技术改变传统,使之变成一种对社会有价值的东西的人,他们需要创业课程。


《麦》:也就是说,您觉得中国高校在创业教育上最需要改进的是师资力量和课程设置的方式?

陈欣章:对,师资。我要表达的第一个意思是,谁需要创业课程,是非管理学的学生需要。第二个意思是,如果管理学院来做创业学,首先需要的是师资。没有师资就没有课程,没有课程就没有学生。回到第一点,应该是在全校范围内来做,在全校范围内开设创业的选修课。但中国大学里没有这种机制,要做起来比较困难,很容易流于形式。实打实地讲,中国高校应该培训师资,由管理学院出师资来设立大学选修课程。

还要强调的一点是,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即使是我们百森商学院里学创业学的学生,我们也告诉他们,不要马上创业,先为别人打工五到八年再去创业。一拍脑袋就马上去创业——这种观念和创业的趋势会给很多学生造成痛苦,给很多家庭带来痛苦。不少学生拿了爸妈的钱出来创业,很容易就撞得头破血流,血本无归。


原文地址:点击